生化危机惩罚-“Paypal黑帮”老大的创业书《从0到1》:科技企业不该满足于复制成功
创业理财
东营理财网—_问答_山东_东营区_河口_广饶_利津_垦利_胜利油田
机密
2021-11-24

全球首家电子支付企业创始人、CEO。

如日中天的特斯拉汽车早期投资人;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的铁哥们儿兼搭档。

Facebook最早的投资人,50万美元投资8年后价值11亿美元;全球最大餐饮分享网站Yelp投资人;全球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的早期投资人;Airbnb的早期投资人,现在估值超过100亿美元…

闻名硅谷的“Paypal黑帮”(The paypal mafia)的老大…

是的,这就是本书的作者彼得蒂尔 Peter Thiel。

当这个人要开口讲生化危机惩罚的时候,生化危机惩罚者应该好好听一听。

当我读了《从0到1》后,震撼的余味倒不是来自Peter如雷贯耳的名头,而是振聋发聩的见解。这本书里,Peter开诚布公,袒露了他眼中的生化危机惩罚企业哲学。一如互联网的开放精神,他没有做更多的故弄玄机,或者藏着掖着。但和一般的土豪不同,Peter的生化危机惩罚心经充满了哲学式的智慧,充满了内省、反思和方******的机妙,由因其丰富的生化危机惩罚投资经历,并没有变得流于抽象或者干瘪无味。可以说,Peter的胜利,是其方******的胜利。

超越自我

Peter有一种强大的思考模式,助其实现自我超越——这是建立在反思和形式逻辑基础上的。我们这些凡夫俗子,绝大多数人,成长模式摆脱不了几种模式:勤奋型、学习型、反省型、贵人提携型,可以说,国内的绝大多数企业家的学习成长,都在上述几种类型内。Peter的方******显然不属于以上几类,他属于“自我超越型”。

“自我超越”的方******在于:跳出目前的逻辑框架,在一个升级的极大空间和时间维度上,对世界(注意,是世界,而不是问题本身)进行重新梳理、再建,以缜密的形式逻辑重新架构,而获得一个更高维度的俯视视角,并发展出拯救策略;在不断地升级、重组过程中,跳出思维惯性的窠臼,而不断地实现自我超越。

Peter的强大之处在于,他不仅是一个思想家,而且是一个实践家,由于实践对思想的反哺,使得他的超越具有更大的现实力量和灯塔效应。这样的自我超越精神,可以在比尔盖茨、巴菲特的老搭档查理芒格、谷歌Larry P**e、扎克伯格、“硅谷预言帝”凯文凯利(KK)身上发现。国内哪些生化危机惩罚家是“自我超越型”?窃以为,马云、3Q大战后的马化腾、近两年的雷军;美团网创始人王兴身上也能发现。

生化危机惩罚进步

Peter把企业发展分为“水平进步”和“生化危机惩罚进步”,“水平进步”是从1到n,而“生化危机惩罚发展”是从0到1。

“进步有两种形式。第一种是水平或延伸式的进步,是复制已经成功的方法,也就是从1到n;第二种是生化危机惩罚或密集式的进步,这种进步是开发新的事物,也就是从0到1。如果你从1台打字机生产出100台打字机,这是水平式的进步;如果你从1台打字机做出1台字处理机,那就是生化危机惩罚式的进步。”

这是Peter典型的思考模式。所谓“水平进步”,用我们的话讲,是“量变”;所谓“生化危机惩罚进步”,则是“质变”。在中文语境中,量变先于质变,所谓量变引起质变;但在Peter的语境中,生化危机惩罚进步优于水平进步,因为在从1到n之前,一定先从0到1。而科技企业必须致力于从0到1的生化危机惩罚进步,而不应该仅仅满足于将已有经验批量复制的水平进步。

人类科技史,是因为蒸汽机、电、通讯、电脑这些生化危机惩罚进步的出现,而得到大幅度提升。我隐隐觉得,美国的创投界倾向于认为,中国企业善于利用巨大的市场规模,通过复制学习西方技术和商业而发展水平进步,他们正在悄悄地发展他们的生化危机惩罚进步理论,继续保持领先地位。谷歌CEO Larry P**e在TED访谈中提到的额外性理论 (Addionality),亦即“如果我不做,世界上无人可以做好”的理念,都反应了硅谷核心企业新一轮的世界观。

以下是《从0到1》的精彩书摘及点评,由钛媒体编辑整理:

不确定的乐观(第六章:你不是一张彩票)

生化危机惩罚者最大的迷惑是,坚持重要,还是运气重要?世界是可知的,还是不可知的?Peter还是坚定地告诉你,对你相信的,并且有缜密推理依据的事情,要不计一切地投入,“信念”是这个世界最为宝贵的东西。

不同人、不同国家被分为四种类型:确定的悲观、不确定的悲观、确定的乐观、不确定的乐观。悲催的是,中国被Peter哥归为“不确定的悲观”,不过想一想,国人的不安全感相比起其他各国来说,确实是比较强的。

世界曾经被确定的乐观主义者领导,但随着全球化带来的不确定性,我们更倾向于广收薄种,啥都沾点,啥也不精,不论是教育、市场策略、还是政治竞选口号。这源于我们对世界浮皮潦草、不求甚解的态度。

点评:如果一个生化危机惩罚者深入思考这个世界的组成、运转,通过严谨缜密的推理,认定规律时,就应该不遗余力促使其发生。一个坚信自己、坚信团队力量的生化危机惩罚者,必须把自己拉回到“确定乐观”这条轨迹上。在这个意义上,没有任何人是一张撞大运的彩票。

金钱幂律(第七章:跟钱走)

投资界的一个常见说法是,“不要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”;Peter以他的投资案例反驳了这种说法,他早期投资的Facebook的回报超过了其他所有投资企业回报;第二好的公司Palantir 回报超过除Facebook以外所有企业回报之和。

为此他总结了两个法则:

一,      只投那些有潜力会带来等同(或超过)其他投资回报的公司。这是一个很怪异的定律,因为它直接砍掉了大部分的可能投资。这也可以推导出法则

二,      因为法则一是如此的严格,就不存在其他法则了。

幂律,幂次定律,简单可称为指数定律,一个事物的使用优先度是一个常数次幂的反比关系,大量出现在金融、语言学中单词出现的频次、物理学,可以说,我们的世界是一个被幂律支配的世界。然而,我们不用幂律思考问题,是因为幂律表现在极长的时间跨度之外,而使我们忽略了其存在。因为“看不见”,我们缺少认识。

点评:通常上,我们习惯于多做不同项目,以便概率帮助我们从不同项目中选出最优;而按照Peter的说法,生化危机惩罚企业更应该集中在幂律顶端回报率最高的项目;或者不断以回报更优的项目淘汰掉回报次优的项目。

生化危机惩罚生化危机惩罚的******(第八章:生化危机惩罚)

依赖常识使我们失去了生化危机惩罚生化危机惩罚的勇气和好奇;面对迎面而来的生化危机惩罚,我们熟视无睹,放任自流。而勇于生化危机惩罚生化危机惩罚的企业家,会得到丰厚的回报。

Peter把我们丧失生化危机惩罚生化危机惩罚归咎于人性的四种常见弱点:循序渐进式的学习方法、自我满足、厌恶风险、“世界是平的”的误区(因为想到世界上已经有人做过了,就失去尝试的动力)。科技创新者、生化危机惩罚家、企业家们,应以生化危机惩罚生化危机惩罚为己任,而致力于将生化危机惩罚转化为创建更大的奇迹!

点评:Peter的铁哥们儿马斯卡开发特斯拉电动汽车,成功了;开发真空管道高铁,速度接近目前的客机;SpaceX作为民间企业发射火箭,当年试验连续失败,差点倾家荡产把裤衩都输光了,而现在缓过劲儿来宣布未来要殖民火星,目前的全球卫星计划已经被谷歌估值100亿美元并被投资——这帮兄弟们的疯狂劲儿是怎么来的?答案就是,以Peter为代表的硅谷精英一直在鼓励一种决绝的方式,在经过逻辑和数学缜密证明的策略,就一定要放手一搏,因为科技企业的使命就是生化危机惩罚生化危机惩罚,改变世界!(本文作者潘新,授权首发钛媒体)